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人事动态 > 【新职业】盘点高薪“冷门”职业,你会入行吗?

【新职业】盘点高薪“冷门”职业,你会入行吗?

时间自由
入职或可拿4-6万元奖励
单次收费450元
接单接到手软
逐渐成为刚需
……

这都是什么神仙工作?
你能猜到吗?


01
陪诊师
陪诊师,从字面意思上理解,就是帮患者代预约、取号,帮忙开药跑腿,也陪患者候诊、检查等的一个新兴职业



像在医院做“导游”

半天能赚200元


“一个人单干,半天挣200元,一天挣300元,两年陪诊快200人”。前段时间,互联网上就有媒体报道陕西西安26岁的女孩小宇的工作 —— 职业陪诊师。

类似“滴滴”那样接单,陪人看病、与黄牛竞争。这份职业,是除了医护人员外,最了解医院的人。小宇介绍,自己一天最多跑4、5家医院,主要针对老年人群体和对医院流程不熟悉的人群。相比陪诊师这个名字,她觉得这份工作更像是医院的导游。

24岁的小涵原本是一名护士,在成都某医院工作了三年。期间,她发现有不少市民存在陪诊需求,偶尔也会利用休息时间兼职做做陪诊。直到今年,她辞职做起了全职陪诊师,“相比护士工作,陪诊师的工作时间更自由灵活,要轻松一些。”

小涵做全职陪诊师已有三个多月,目前客户主要来自线上。“第一个月收入较少,后来关注的人多了,客户互相推荐,收入就上去了。”小涵说,在成都,陪诊一次普遍收费是200元半天(4小时),全天400元。此外,还有代取报告、预约检查、代开药等服务,128元一次。

行业“潜力股”
尚缺行业规范和准入标准

原来是保险行业从业人员的孙静,则是在机缘巧合下,做起了全职陪诊师。孙静说,目前市场上,陪诊师也主要是以“散户”和“小团队”运作为主,“陪诊师这个行业在准入门槛,服务价格、流程、服务质量等方面都没有相关标准,对从业者也没有硬性标准和学历要求,这是不少市民担心的点。”

▲孙静(左)  来源:江苏新闻

同时,陪诊价格浮动随意、收费缺乏统一标准也让一些陪诊师感到头疼。“一般是半天200元,客户也会各种讨价还价,看着差不多合适就会接单。”陪诊师曹斌表示,自己住在北京郊区,而医院集中在市中心,路上就要花费两个多小时,还要自己承担交通费用。因此,交通成本成为他决定是否接单的主要因素。

目前,我国还没有将“陪诊师”纳入职业目录,整个行业从诞生至今,都没有行业制度规范和准入标准,进入陪诊服务的相关机构和平台基本上都是各自为战。如此粗放式经营,给整个行业的未来发展埋下了隐患。


02
老人助浴师

洗澡这件事,对普通人来说是“家常便饭”,但对于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却成了大难题。在此背景下,提供专业老人洗浴服务的“老人助浴师”职业应运而生。


上门帮人洗澡

月入可过万


帮老人洗澡,虽然听起来很简单,其实整个过程十分繁琐。


“先在床上铺上塑料隔层,再将防水气垫放在隔层上,一个特制浴缸就做好了。”在已从业10年的陈世军看来,给老人洗澡是一个门槛很高的技术活,“一般是从下往上,从远端脚的部分开始往上洗,等老人逐渐适应水温,尽可能避免引发血管问题。”


▲老人助浴师的工作流程复杂且细致,“擦浴”流程需要一个半小时。


进门后,陈世军穿上鞋套,一边探头跟老人问好,一边打开随身携带的工具包。他拿出血压检测仪、体温计、血氧检测仪等仪器,帮老人做好各项检查后,正式开始了今天的助浴。


对失能老人而言,简单的洗澡流程,需要被准确分割成若干步骤。从双臂到双腿,从前胸到后背,从洗头到泡脚……为避免老人着凉,陈世军一小块一小块区域地给老人“洗澡”,整套流程持续一个半小时。


▲“老人助浴师”所属的养老护理员队伍,具有严格国家标准,持证才能上岗。


和其他灵活就业工种一样,“老人助浴师”从业者同样遵循自由、自主、多劳多得原则。在陈世军团队中,有超过一半人是兼职,利用闲暇时间获取第二份收入。


47岁的雷小精是该团队的一员。迄今为止,她已经服务了超过500位的高龄失能老人。“老人助浴是份多劳多得的工作。接的单多,收入也就越多。专业性强的员工,公司派的单更多,收入会更高。”目前,雷小精的月收入已经超过一万元。


市场需求大

从业人员缺口更大


相较市场需求,养老护理行业的人才供给存在巨大缺口。助浴一次的费用是450元,这是相对普遍的行情。听上去有点贵,但不少人愿意掏这笔钱。2021年5月,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我国对养老护理员的需求多达600多万,但是目前仅有50多万名从事养老护理的服务人员,远不能满足需求。


为了促进年轻人就业、解决行业内人才供给问题,有关部门持续加大政策支持力度。除了国务院印发的《“十四五”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》外,北京市民政局等多部门也联合出台了《北京市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培训实施办法》,对于中职、专科、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毕业生,给予4万元至6万元的入职养老服务行业奖励。



近年来,这一新兴职业群体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,1996年出生的张晴就是其中之一。大学期间,她就曾做过养老服务工作实习,“有的老人因为失去行动能力,吃喝拉撒都在房间里,很久没有洗过澡,刚开始做会忍不住干呕、恶心。”张晴的起步很艰难。


服务一段时间后,张晴发现大多数失能、半失能老人都很孤独,“他们会和我分享很多故事,这让我体会到工作之外的意义和价值”。于是,张晴在大学毕业后选择继续做一名“老人助浴师”,目前还担任了北京市东城区南岗子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站长。“现代社会,子女工作压力大,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父母,也很少接受过专业培训,不当操作可能导致老人受伤。”张晴认为,专业的养老护理前景广阔,未来发展值得期待。


▲周娜团队在为失能老人洗澡。


周娜是名80后,是四川某介护公司的负责人。2021年7月,周娜接触到助浴项目,从引进器材到专业教材制定再到学员考试结业,经过大半年时间,助浴项目完成市场落地。目前,公司有六七十位助浴师,80后占少部分,大部分则是90后,“就连我们服务过的家庭也感到诧异,为什么现在这么多小孩子愿意去做这个养老产业。


据周娜观察,现在的90后都很会分析养老市场,“现在专业护理人员的缺口很大,在如此大的市场空白当中,必须有千军万马进入到这个行业,很多年轻人都看到了这个趋势。”

随着相关政策的出台

在不久的将来

会有更多人参与到养老服务业中

让越来越多的老人

能够享受到体面的晚年生活


当你老了

为了让家人省心

你会选择养老服务么?


来源:甬工惠  全国总工会